• 两千年前岩画现身三江源通天河流域 2019-04-24
  • 山西查处环境违法“百日行动”见实效 2019-04-24
  • 经常抽烟喝酒吃辣椒 小心患上消化性溃疡 2019-04-06
  • 充电桩分国际、国内,武大的管理真有水平(原创首发) 2019-04-06
  • 重攻轻防 阿兹特克雄鹰能否摆脱"16郎"尴尬 2019-04-01
  • 如何看待特朗普金正恩联合声明?这是最新解读 2019-03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没兴趣跟你扯了,智商达不到,再怎么说你也明白不了。 2019-03-17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3-16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16
  • “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”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“洋奴依附之心”,“崇洋媚外之骨”,“汉奸文化之瘤”,这些人利用“和谐、包容”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! 2019-03-14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3-14
  • 萌哭!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-03-07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03-03
  • 中国警察被要求自觉接受监督 习惯在镜头下执法 2019-02-25
  • 德阳出土“陀螺骰子” 疑是麻将骰子2000岁老祖宗德阳陀螺骰子 2019-02-25
  • 当前位置: 马报管家婆资料2018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当年万里觅封侯(钟宛郁子宥)第二十六章全文免费阅读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(钟宛郁子宥)第二十六章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守护幸福六肖中特论坛:当年万里觅封侯(钟宛郁子宥)第二十六章全文免费阅读

    马报管家婆资料2018 www.ijru.top 一部浪漫的情节,感人的爱情小说,主角钟宛郁子宥,当年万里觅封侯by漫漫何其多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郁赦淡淡道:“但我就是喜欢做吓人的事,我也不想受一百年的罪?!狈牍芗移??!安灰宰鞔厦?,背着我做多余的事。

    3

    举报
    下载阅读

    一部浪漫的情节,感人的爱情小说,主角钟宛郁子宥,当年万里觅封侯by漫漫何其多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郁赦淡淡道:“但我就是喜欢做吓人的事,我也不想受一百年的罪。”冯管家气结。“不要自作聪明,背着我做多余的事。”郁赦垂眸, “也别想着算计他, 你斗不过的。”
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小说简介

    郁赦淡淡道:“但我就是喜欢做吓人的事,我也不想受一百年的罪。”
    冯管家气结。
    “不要自作聪明,背着我做多余的事。”郁赦垂眸, “也别想着算计他, 你斗不过的。”
    冯管家真是要心累死了,郁赦这根本就是油盐不进, 且他同常人不一样, 软硬不吃不说, 一句话说不对, 当场就疯了,让人不知该怎么劝, 冯管家觉得这事儿还得从钟宛那边下手, 想了下, 苦哈哈道:“那……世子能不能对钟少爷好一些?”
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(钟宛郁子宥)第二十六章全文免费阅读

    郁赦时不时的出神, 始终不表态, 冯管家心里着急:“世子就不想跟钟少爷长长久久的?”
    郁赦喃喃,“长长久久,长长久久……”
    这四个字不知怎么就诛了郁赦的心, 他脸上仅存的点暖意渐渐散去,眼神彻底冷了下来。
    郁赦嘴角微微挑起,笑着问,“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日子可活,哪儿来的长长久久?”
    冯管家最怕听郁赦说这话,焦心道:“您怎么总想这个?世子身子这么好, 只要不做那些吓人的事,何愁活不到一百岁?”
    郁赦淡淡道:“但我就是喜欢做吓人的事,我也不想受一百年的罪。”
    冯管家气结。
    “不要自作聪明,背着我做多余的事。”郁赦垂眸, “也别想着算计他, 你斗不过的。”
    冯管家真是要心累死了,郁赦这根本就是油盐不进, 且他同常人不一样, 软硬不吃不说, 一句话说不对, 当场就疯了,让人不知该怎么劝, 冯管家觉得这事儿还得从钟宛那边下手, 想了下, 苦哈哈道:“那……世子能不能对钟少爷好一些?”
    郁赦若能好好待钟宛,冯管家觉得这事儿还是有戏的。
    郁赦皱眉:“对他好一点?怎么好?”
    冯管家无奈,“拿出您当年待他的三分温柔来,就算是好了。”
    “你想劝他留下来?”郁赦一语道破冯管家的心事,冷声道,“我当年对他不够好吗?他不一样走的干干净净?”
    冯管家简直没法说理了,“宁王将钟少爷从小养大,对他恩重如山,当时那个情况,他必然是要走的??!再说。”
    冯管家想说又不敢说,声音低了许多,“那几天,是世子自己命人撤走了别院的守卫,又命人取了不少银票来放在明面上,明明就是故意放他走的啊。”
    郁赦想起前事来,脸色又差了几分,他倚在椅背上,阴沉着脸,“下去。”
    冯管家心惊胆战的,但还是壮着胆子问道:“若钟少爷自己执意要留下呢?”
    郁赦想也不想:“不可能。”
    冯管家不死心:“若少爷不留他,他也要来咱们府上,那怎么说?老奴总不能把他赶出去吧?”
    郁赦愕然的看着冯管家。
    冯管家狠了狠心,又道:“到时候钟少爷带着行李,硬要搬入世子的卧房,怎么办?还请世子给个准话,若这样都不留他,老奴就让家将烧了他的行李,将他痛打一顿赶出大门!”
    郁赦怔了片刻,皱眉问道:“你是不是同我待的日子太久了,也疯了?”
    冯管家梗着脖子,“老奴只是要世子给个话。”
    郁赦眼中阴晴不定,看了冯管家两眼,起身走了。
    郁赦这次并未全然拒绝,冯管家松了一口气,觉得这事儿还是有一线希望的,他想了下,匆匆写了一张纸条,命人明天避开郁赦,把这纸条送去黔安王府,交到钟宛手上。
    第二天,黔安王府中,钟宛看着手里的纸条,久久无言。
    冯管家跟他说,若有留在京中的念头,不必提前和郁赦透口风,送走黔安王府的人后,直接带着行李搬入郁王府别院,住进郁赦卧房,和郁赦同吃同睡就好。
    钟宛实实在在的惊了。
    冯管家知不知道自己昨天有多丢人?
    只是让郁赦搂了一下,就差点……
    这个当口上,让自己直接和郁赦“同吃同睡”去,郁赦会不会觉得自己占便宜占疯了?
    不止如此,冯管家还特意补了一句,让钟宛不要有所顾虑,死缠着郁赦就好。
    死缠现在的郁赦?
    怎么缠?
    半夜去掀郁赦的被子解他的寝衣吗?
    郁赦会不会一刀捅了自己?
    钟宛攥着纸条,心里许久无法平静。
    这太刺激了!
    钟宛把纸条燃了,喃喃,“要想留在京中,竟这么难吗……”
    说话间,外面下人敲钟宛的门了,问他可否收拾得当了。
    钟宛收敛心思,点头:“好了。”
    钟宛今日要入宫。
    宣瑞的病越来越严重,崇安帝要叫个人过去问问,黔安王府里,也就只有钟宛能去了。
    宣从心在正厅等着,见钟宛来了站起身来,十分不安心的低声埋怨,“怎么这样麻烦?有什么不能问太医吗?”
    “叫我去问问是好事。”钟宛一笑,“皇上不问,我怎么提要回黔安的事?”
    宣从心想起上次入宫的事耿耿于怀,“上次突然说要见见你,把你叫去,隔了那么久才出来,我在宫门口等的心焦,就差折回去找你了。”
    钟宛怔了下,想了起来。
    就是送宣从心入宫那次,钟宛被郁赦劫在了藏书阁里,然后……
    钟宛不由得又想起方才那张纸条上的话。
    冯管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    送走宣瑞他们,自己就要直接搬入郁王府别院?
    直接……就这么走过去吗?
    钟宛行李倒是不多,都没必要雇辆车。
    那边冯管家是不是都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?
    哦对,还得死缠郁赦。
    得等晚上去缠他。
    这真行么?
    为了防止郁赦捅了自己,应该提前给他捆上吧?
    可自己打不过他。
    先给他下点药?
    钟宛是有给郁赦下药的前科的,只是在茶水里放了一点点蒙汗药,少年郁赦就睡的人事不知,任人随便摆弄。
    那会儿的郁赦已经很英俊了,比起现在来,眉眼要柔和一些,但睡着的时候又有点清冷的意思,钟宛那会儿看着睡着的郁赦,都不太好意思去拉他的手。
    现在的郁赦……
    钟宛喉结动了一下,觉得自己更不敢了。
    现在的郁赦,就是被药迷倒了,估计也十分骇人。
    “钟宛?钟宛?”
    钟宛回神,“???怎么?”
    宣从心无奈,把自己的手炉递给他,“早去早回,皇上让咱们走最好,不让……再想法子,不要惹怒了他。”
    钟宛笑了:“自然,放心吧,最多两个时辰就回来了。”
    钟宛接过手炉,转身去了。
    钟宛没抱太大希望,崇安帝不会太在意宣瑞的死活,多挽留几日只是在做面子,钟宛得陪着他演,这一次可能不成,就还得耗几天,但总归是会放他们走的。
    只要能赶在三皇子宣瑾死之前出了京就行。
    黔安王府里有不少郁赦的人,钟宛前脚刚走,郁赦后脚就得了消息。
    郁赦低声道:“替我换衣裳,我要入宫。”
    伺候郁赦的仆役忙去了。
    郁赦身份和旁人不同,自小入宫出宫不必知会任何人,皇子们都不及他。
    入了宫,郁赦却没特意去寻钟宛。
    郁赦自己也说不清楚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。
    冯管家的话扰的他心烦意乱,让他的脑子比往常更不清楚了。
    郁赦并不想让钟宛留下,但一想到钟宛会如少时一般和自己朝夕相处,郁赦又开始犹豫。
    但钟宛当时不是走了吗?
    冯管家如此折腾是为了什么,郁赦心里一清二楚。
    郁赦低声笑了,无论是为了什么,但很奇妙的,所有人都不希望自己死。
    郁赦不自觉的走到了碧波池边上,看着池水上破碎的枯荷静静出神。
    宫中地气暖,宫里的几洼池水都没结冰。
    郁赦看着深色的池水,转身下了观景亭,直直走到了池边,目光空洞的看着深不可测的水底。
    这么一了百了该多好。
    谁都干净。
    凉亭上传来几声脚步声,郁赦皱眉。
    总有人在这种时候出现。
    “他怎么入宫来了?”
    凉亭上,五皇子宣琼扶着栏杆,不耐烦道:“还让我先等着?这什么规矩?”
    宣琼的随从附和:“是,实在不像话,不过皇上也不是给钟宛脸面,是在问黔安王的病情呢。”
    “莫名其妙。”宣琼提起钟宛来就是一万个的不痛快,“父皇偏爱表兄就算了,偏偏对钟宛也高看一眼,以前一同读书那会儿,呵……钟才子傲的,除了宣瑞从来不跟别人说话,陪太子读书读成他这样的,真是独一份了。”
    随从笑笑,“再傲气,如今不也就是个奴才了吗?当年是主子仁慈,不然把他买来,宰了杀了也不是没可能,只可惜……让郁小王爷买去了。”
    “什么小王爷!还没袭爵呢。”宣琼烦躁,“要真能早早袭爵就好了……现在不上不下的,更让人心烦。”
    郁赦身世成迷,宣琼早早就有疑心,总担心他真是崇安帝的私生子,将来挡自己的路,随从也明白,压低声音道:“隔墙有耳。”
    “这儿不是没人吗?”宣琼虽如此说,但还是不再提这个了,转而笑道,“听说没,昨天,表兄去黔安王府上了,哈……好像是去找钟宛了。”
    随从跟着低声笑。
    “钟宛确实好看,我刚打远瞅了一眼,比以前更俊了,不过……”宣琼一笑,“下贱骨头。”
    随从胜不可闻道:“他以前不就跟了郁小王爷么?现在遇到旧主,背着人不知怎么讨好呢。”
    “说起来,当年我也想买他来着,但母妃不让,舅舅也不许。”宣琼冷笑,“真是有意思,舅舅那会儿对我严防死守的,说不许沾惹宁王府的事,倒管不住自己儿子,让郁子宥把钟宛买了去。”
    “嗨,谁管得了郁小王爷。”随从笑道,“反过来说……越是疼,管的越严,郁王爷疼您,所以什么都要管,郁小王爷么……不过是放着好看罢了。”
    “是啊……”宣琼不知想到了什么,突然笑了起来,侧过头跟随从嘀咕了几句,两人都笑了起来,宣琼吩咐,“拦着他,一定要给我拦住他!出了宫,他就是个奴才!”
    随从迟疑片刻,劝道:“算了吧,钟宛他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    “有什么不好惹?你……”宣琼低声笑道,“就说是表兄接他!他肯定跟着走了。”
    随从还要劝,宣琼笑道:“这有什么,我跟他叙叙旧,哈哈……就算回头闹起来,你说舅舅是护着我,还是护着表兄?呵……舅舅没准巴不得我替他下了表兄的脸面呢!”
    随从干笑:“这是自然,谁对郁小王爷不都是面上说好,背地里烦他烦的要命呢?”
    宣琼越想越觉得有意思:“哈哈……钟宛一会儿看见我,那表情哈哈哈哈……”
    观景亭下,郁赦面无表情的静静地听着。
    郁赦低头看着池水,还是很想走下去,一直走下去,沉入湖底,一了百了。
    死了,就再也看不见这些人,听不见这些话了。
    郁赦往水中走了两步,观景亭上,宣琼带着随从顺着另一边的游廊走了。
    “你别跟着我了,先去安排。”宣琼憋着笑,“一定要装得像一点,对了!表兄今天是不是也入宫了?哈……多合适!你就去装成他的随从,钟宛肯定认不出来的,到时候啊……”
    宣琼蓦然停住脚,被吓了一跳,结巴道:“表……表兄。”
    郁赦站在游廊下,面色阴沉。
    宣琼不知被郁赦听去了多少,心中不安,干笑道:“表兄怎么来这了?”
    郁赦双眸发红,双唇泛白,宣琼本就怕他,这下心里更不安了,惴惴道:“怎、怎么……”
    郁赦直直的看着宣琼,突然道:“你盼着我死是不是?”
    宣琼勉强笑道:“什么……这是说什么?”
    郁赦自言自语:“你怕我早早死了,无人替你制衡宣璟,但心里,又希望我能出个不测,是不是?”
    宣琼吓得根本听不清郁赦说了什么,只是觉得郁赦这幅样子十分吓人,他张了张口,想解释,又说不出话来。
    郁赦侧头看看一旁的池水,“我现在跳下去,你高不高兴?”
    宣琼浑身发抖,“跳、跳下去?”
    “我寻死这么多次了……”郁赦俯视着宣琼,声音发哑,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
    宣琼的随从猜到郁赦是听了两人刚才的话了,强自镇定道:“小、小王爷……我们殿下方才只是玩笑,没、没想动钟宛。”
    “钟宛……”郁赦头中刺痛,他低头皱了一下眉,“钟宛要回黔安了……”
    宣琼不是第一次见郁赦疯癫的样子了,尽力稳了稳心,磕巴道,“是,我们只是……说着玩儿的,我没说要把钟宛怎么样,就是……就是叫他来开个玩笑。”
    “钟宛……”郁赦低声笑,“我死了正好……钟宛就是你的了,是不是?”
    “我死了……大家都好,都干净……”
    郁赦侧头看向池水,喃喃,“都盼着我死……”
    宣琼要被郁赦吓死了,他担心郁赦把刚才的事说出去,心急如焚,他心里一发狠,道,“确实……死了干净。”
    郁赦看着池水,深不可见的水底总有什么在诱惑着他,要解脱他。
    “是干净,但……”郁赦眼中尽是戾气,簌然看向宣琼,“为什么要我替你们干净?”
    宣琼被吓得差点跪下来,郁赦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宣琼的领口,低声笑,“你也想要他是不是?你舅舅也这么想的,是不是?你们都希望我早早死了,是不是……”
    郁赦脑中闪过无数片段,让他的头疼的要炸了,郁赦声音发抖,“你盼着我跳下去,你盼着我下去……”
    郁赦这么攥着宣琼,让他突然想起,昨日,他也是这么扯着钟宛的。
    钟宛伏在自己怀里,情动了。
    郁赦低声笑:“但我现在,突然就不想死了。”
    宣琼被吓得抽噎了一声,郁赦低头看宣琼吓得惨白的脸,胸口突然涌起一阵恶心。
    “你也配学他!”郁赦厌恶的推开宣琼,一把将人推进了水中,冷声怒道,“要死你自己你先死!”
    宣琼摔进水里,杀猪似得嚎了起来,他本就不会水,骤然跌进冰冷的湖水里马上沉了底。
    宣琼的随从吓呆了,怎么也没想到,这好好的,怎么是自己主子掉下去了?随从疯了似得叫起来,马上有侍卫冲了过来。
    一旁的郁赦整了整衣袖,不管这些人呼天抢地的闹腾,他突然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,脑子也不乱了。
    郁赦深吸一口气,神色淡然的走了。
    宣琼刚才说的什么来着?
    这会儿出宫……是可以劫到钟宛吗?
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by漫漫何其多小说在线阅读第二十七章

    钟宛觉得自己当真是流年不利。
    好不容易得了面圣的机会, 没等他替宣瑞请辞, 外面突然有人来传:五皇子宣琼落水了。
    钟宛心中一惊,突然想起这些天的流言——皇子们命犯黄泉水。
    崇安帝脸色骤然就变了,顾不得钟宛, 厉声道:“跟着宣琼的人呢?!怎么让他掉下去的?宣琼现在如何了?!”
    前来通报的侍卫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,叩头道:“跟着五殿下的人和池畔巡守的侍卫现已全部扣下,到底如何还要细审,五殿下如今被送到千秋殿中,郁妃娘娘和太医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    崇安帝心急如焚,命人去看宣琼, 又让人将宣琼的随从带来。
    钟宛这会儿本该退下了,但他实在想知道宣琼那个讨人厌的东西死没死,犹豫了片刻,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, 当没自己这个人。
    不多时, 宣琼的随从被带上来了,那随从自腰以下全被湖水浸湿了, 还没来得及换, 这会儿被冻的不住发抖, 说话都不甚利索。
    不等崇安帝发问, 随从口齿不清的将方才的事避重就轻的交代了下,他不提宣琼说了什么, 只说宣琼候在殿外许久, 冻的腿麻, 就往碧波池那边走了走,从观景亭下来的时候,正好遇见郁赦,没说两句话,就被神情有异的郁赦推进了湖水里。
    崇安帝一听说郁赦,脸色更差了,“子宥好好的,推宣琼做什么?”
    宣琼的随从不住磕头,哭着摇头说不知道。
    崇安帝要发怒骂随从糊涂,随从边哭边磕头:“郁小王爷平日就总有异于常人之举,今日也不知是怎么气不顺了,但……就算真的有什么不如意的,拿小人撒气就好,怎么能推殿下呢?都怪小人未能护及殿下……”
    崇安帝想起郁赦平日种种荒诞之举,迟疑片刻,不再责问随从,又命人去看宣琼。
    宣琼的侍从抹了一把冷汗,稍稍宽心,庆幸郁赦以前做过不少荒唐事,崇安帝每每高高抬起轻轻放下,过后为了周全郁王府的面子和保全郁赦的名声,都不许人彻查,更不真人深究,如此……大约就能把宣琼落水前说的那些话含糊过去了。
    钟宛立在一旁,侧头看向那个随从,心一横,沉声问道:“到底是郁小王爷无故发狂,还是你侍奉不周,引诱五殿下去水边?或者……就是你将五殿下推入水中的?”
    崇安帝一怔,这才想起钟宛还在这。
    钟宛跪下,“五殿下如今昏迷不醒,下面还不知会是什么情形,事关皇子性命,许还关系着之前三殿下溺水之事,烦请皇上彻查。”
    崇安帝沉默片刻,问老太监,“琼儿如何了?”
    老太监摇摇头,满脸愁苦:“救是救回来了,但还昏迷不醒呢,郁妃娘娘险些哭死过去,正闹着……让郁小王爷抵命呢。”
    崇安帝揉了揉眉心,半晌道:“子宥大约还没出宫……把他带来。”
    钟宛心道郁赦你最好不是一时开心就把宣琼推下水了,不然我这么帮倒忙,你回来大约真要一时激愤日了我。
    钟宛余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宣琼随从,感觉他好像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。
    这个奴才果然没说实话……
    钟宛心里安稳了三分,但又禁不住替郁赦心凉。
    郁赦身世复杂,知晓内情的人秘而不宣,其他人不知内情,只晓得他身份不一般,且不管他做了什么,崇安帝为了不翻腾起陈年旧事都会替他担下。
    郁赦自己也不一定会替自己解释什么。
    所以,什么黑锅都能甩给他。
    但无论他身世如何,这难道是他自己选的?
    钟宛回想起冯管家之前说的郁赦这些年九死一生的种种,突然开始怀疑,那些事到底全是郁赦自找的,还是别人看他一心寻死,推波助澜,借刀杀人?
    七年前的郁赦,连蒙汗药都没听说过,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寒食散?
    那些药到底是他自己找来的,还是别人知道他心存绝念,引诱他服下的?
    就郁赦这个样子……要害死他实在太容易了。
    钟宛看着趴在地上不住发抖的随从胸中怒火滔天。
    一个奴才,都敢堂而皇之的给郁赦泼脏水。
    不多时,刚到宫门口的郁赦被拦下,带了过来。
    郁赦神态自然,好像把宣琼推下水的不是他一般,只是看到钟宛时稍稍迟疑了下,随即神色如常。
    崇安帝问道:“是你把宣琼推下水的?”
    郁赦点头:“是。”
    显然不想解释什么。
    宣琼的随从抓住一线生机,不住磕头,只怪自己。
    崇安帝头疼不已,“你又是要做什么?好好的……”
    郁赦看了看地上的随从一眼,冷笑了下,好奇自己这次又被扣了什么帽子。
    郁赦淡淡道:“看他觉得恶心,就将他推下去了。”
    崇安帝怒道:“你!”
    钟宛磨牙,这个混账!
    郁赦懒得辩驳,宣琼说的那些话他也一句都不想重复,反正崇安帝不会将自己如何,他们说什么,自己认什么就是了。
    郁赦抬眸看着崇安帝,心里涌过一丝不耐烦。
    他不信崇安帝猜不到自己为什么会发狂。
    每次都是因为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,还有什么可解释的?
    崇安帝怕听这些,自己也不耐烦说。
    能含糊过去,大家都好。
    反正宣琼也没死,自己最多又是被***,还能如何?
    郁赦要认罪,余光扫过钟宛,愣了下。
    钟宛正焦急的望着他。
    郁赦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,他一想就知道八成是钟宛说了什么,崇安帝才会传自己来细问。
    钟宛等了半晌也听不到郁赦说一个字,心里要急死了,恨不得替他辩驳,他抬头看向郁赦,见郁赦居然也在看着他。
    四目相对,钟宛愣了下,听到郁赦皱眉低声说了一句:“多管闲事。”
    郁赦静了好一会儿,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得,烦躁道:“请皇上屏退闲杂人等。”
    崇安帝点点头,钟宛这个“闲杂人等”就被客客气气的请出来了。
    钟宛料到宣琼大约是说了些自己不能听的话,郁赦能愿意辩解,大约就没事了。
    钟宛在殿外候着,看着郁妃带着太医一脸愠色的进了大殿,又梨花带雨眼神闪烁的出来了。
    又过了一会儿,宣琼的那个随从被人拖了出来,老太监垂着眼皮,低声交代:“圣上仁慈,只罚了一百板子,带他领罚去吧。”
    殿外的侍卫答应着,老太监又慢慢的哼道:“这是得罪了郁小王爷的人,你们晓事一点,不要让郁小王爷不痛快。”
    那被吓了半死的随从听出来这是要灭口,吓得要叫起来,被侍卫一把捂住了口鼻,拖下去了。
    老太监转头看向钟宛,温和道:“不想今天出了这么多事,真是不巧,皇上大约也没精力跟您说话儿了,钟少爷倒是不用在这干等了,老奴送你出宫吧。”
    钟宛点头,跟着老太监出宫去了。
    路上,听见老太监和跟着他的小太监轻声细语的聊着天。
    “郁妃娘娘当真是糊涂了,皇上正在气头上,非要硬闯进去,当着郁小王爷和这么多下人,被皇上好一番申斥,闹了个没脸……”
    “娘娘是糊涂,皇上本就忌讳她跟五殿下说那些没影儿的事,偏偏就是不听,这会儿撞到刀尖上,现在好了,不是她教的,也变成她教的了。”
    “郁小王爷今天也是有精神,竟说了这么多的话。”
    “是那个奴才胆大,别人说说就算了,他也敢说郁小王爷喜怒无常,不是找死是什么?”
   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,到宫门口时谢过老太监,老太监眼含笑意,轻声道:“天冷了,钟少爷小心别着凉。”
    钟宛点点头,心道这一路应该是说给我听的。
    皇帝身边的太监们没有个人的喜好,他们敬重的人,都是崇安帝在意的人。
    老太监们这么偏护郁赦,应该也是知道内情。
    钟宛脑子里乱的很,正要走,送他出来的老太监又笑道:“钟少爷慢走两步。”
    老太监上前两步,笑道:“说个刚听来的笑话给钟少爷听,无关要紧的事儿,老奴一说,钟少爷一听,千万别动怒,也别上心。”
    钟宛蹙眉,“公公请讲。”
    老太监躬着身,慢悠悠道:“刚才那个杀千刀的奴才说,方才五殿下落水前,正同他商量着,要假作郁王府的奴才,在宫门口拦钟少爷,诱拐少爷走呢。”
    钟宛眸子一颤。
    “是真是假不知道,狗奴才的话,听听就是。但您看,郁小王爷失手这么一推……”老太监看向宫外,笑吟吟道,“现在这宫门口不就一片清平,没事儿了吗?”
    钟宛心中好似被人捅了一刀,生生发疼。
    “所以,钟少爷安安心心的走吧,天不早了,等下了车,少爷就到家啦。”老太监躬了躬身,带着小太监走了。
    钟宛尽力不失态的上了马车,老太监的话久久萦绕在他耳边,搅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疼。
    他的子宥啊……
    钟宛额间沁出冷汗,难耐的弯下腰,深深呼吸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    钟宛揉了揉脸,平复呼吸,打定主意,无论郁赦如何赶他,他都要留下。
    他不放心。
    外面天已经黑透了,过了许久,马车才缓缓停下了。
    钟宛下了车,抬头看着郁王府别院的匾额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    说好的,下了车就到家了呢?!
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小说推荐

    当年万里觅封侯by漫漫何其多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,巧妙的构思,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。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本站,阅读更多最新完结小说。

    相关小说

   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    立即下载广告
  • 两千年前岩画现身三江源通天河流域 2019-04-24
  • 山西查处环境违法“百日行动”见实效 2019-04-24
  • 经常抽烟喝酒吃辣椒 小心患上消化性溃疡 2019-04-06
  • 充电桩分国际、国内,武大的管理真有水平(原创首发) 2019-04-06
  • 重攻轻防 阿兹特克雄鹰能否摆脱"16郎"尴尬 2019-04-01
  • 如何看待特朗普金正恩联合声明?这是最新解读 2019-03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没兴趣跟你扯了,智商达不到,再怎么说你也明白不了。 2019-03-17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3-16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16
  • “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”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“洋奴依附之心”,“崇洋媚外之骨”,“汉奸文化之瘤”,这些人利用“和谐、包容”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! 2019-03-14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3-14
  • 萌哭!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-03-07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03-03
  • 中国警察被要求自觉接受监督 习惯在镜头下执法 2019-02-25
  • 德阳出土“陀螺骰子” 疑是麻将骰子2000岁老祖宗德阳陀螺骰子 2019-02-25
  • 篮彩胜分差技巧分析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 彩经网旧版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加奖规则 查2013年福彩开奖数据 时时彩网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pk10输惨了一无所有 31选7规则 山西开乐彩网 金牌德州扑克官网 足彩胜负彩中奖彩票 福彩3d奖号624前后分析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安徽时时彩直播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