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两千年前岩画现身三江源通天河流域 2019-04-24
  • 山西查处环境违法“百日行动”见实效 2019-04-24
  • 经常抽烟喝酒吃辣椒 小心患上消化性溃疡 2019-04-06
  • 充电桩分国际、国内,武大的管理真有水平(原创首发) 2019-04-06
  • 重攻轻防 阿兹特克雄鹰能否摆脱"16郎"尴尬 2019-04-01
  • 如何看待特朗普金正恩联合声明?这是最新解读 2019-03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没兴趣跟你扯了,智商达不到,再怎么说你也明白不了。 2019-03-17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3-16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16
  • “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”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“洋奴依附之心”,“崇洋媚外之骨”,“汉奸文化之瘤”,这些人利用“和谐、包容”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! 2019-03-14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3-14
  • 萌哭!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-03-07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03-03
  • 中国警察被要求自觉接受监督 习惯在镜头下执法 2019-02-25
  • 德阳出土“陀螺骰子” 疑是麻将骰子2000岁老祖宗德阳陀螺骰子 2019-02-25
  • 当前位置: 马报管家婆资料2018 > 小说首页 > 灵异恐怖 > 巅峰御魂师(顾独)火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
    巅峰御魂师(顾独)火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

    正版白小姐救世民彩图b:巅峰御魂师(顾独)火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

    马报管家婆资料2018 www.ijru.top 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,更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。舍得二仙的最新作品——巅峰御魂师火爆章节阅读已上线,作者文笔气势磅礴,无懈可击,情节描述更是出神入化,妙不可言。

    5

    举报
    下载阅读

    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,更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。舍得二仙的最新作品——巅峰御魂师火爆章节阅读已上线,作者文笔气势磅礴,无懈可击,情节描述更是出神入化,妙不可言。这里是灵皇统治的世界,整片大陆被无边无际的黑水包围着,像一个巨大的囚牢,任何人都无法离开这片大陆,唯一的信仰就是灵皇,除此无他。顾独笑着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武仁雄说道:“别说这些没用的了,关山月说得也有道理,你要想带楚淑婷出战,是应该有御魂司的公文,否则他是镇北关主事的御魂师,一旦有什么闪失,他要领责的,而这个罪责,恐怕没人能领得起。”顾独点头,说道:“刚才我们也说这件事来着,礼夏已经回去写书信了,既然关大师也是这个意思,那就发六百里加急,免得贻误战机。”

    巅峰御魂师小说简介

    两百名弓手瞠目结舌,这就是传说中的兽灵师!
    看到了这一幕,所有人,包括靳岚、从海和房实遥,都瞬间对顾独和礼夏二人肃然起敬。
    因为日照关一战,敌军就有兽灵师,而顾独和礼夏跟着楚琴冲出关门,杀掉了敌军的兽灵师。
    那是怎样的艰难与惨烈!
    而顾独和礼夏心里却涌起一阵后怕,他们从来没有让楚淑婷试过控制战马,因为战马都是经过训练的,今天是第一次,没想到楚淑婷

    巅峰御魂师章节免费阅读

    第71章没打成:武仁雄来到顾独的住处,说了他跟关山月的谈话。
    顾独失笑道:“看来他心不坏,就是心眼小了些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别说他了,我都羡慕你,我在你这个岁数时,不过是一名前军副将,哪像你呀,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,就已经高官厚禄,名满天下了。”
    顾独说道:“有什么可羡慕的,我这都是拿命换来的。”
    武仁雄斥道:“屁话!谁他娘的不是拿命换来的?我这个大将军难道是吃饭吃出来的?”
    顾独笑着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别说这些没用的了,关山月说得也有道理,你要想带楚淑婷出战,是应该有御魂司的公文,否则他是镇北关主事的御魂师,一旦有什么闪失,他要领责的,而这个罪责,恐怕没人能领得起。”
    顾独点头,说道:“刚才我们也说这件事来着,礼夏已经回去写书信了,既然关大师也是这个意思,那就发六百里加急,免得贻误战机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
    顾独问道:“界河挖得怎样了?”
    武仁雄答道:“哨探不敢靠得太近,已有一名哨探被敌军射死了,但粗略估计,正面几十里的壕沟,已经宽逾一丈,深一人多。”
    顾独皱眉说道:“这么快?”
    武仁雄答道:“哨探回报说,敌军日夜不停,轮换着挖,甚至有穿着甲胄的士兵也跟着挖,估计是怕挖开的土又冻上。”
    顾独问道:“投石车能投多远?”
    武仁雄答道:“没用,敌营在壕沟一里之外,投石车投不过去,而且敌军有弓弩手护卫壕沟,不会让咱们把投石车推到壕沟边上的,而且就算推到边上,也还是够不着敌营。”
    顾独叹了口气,谁他娘的都不傻,自己能想到的,别人一样能想到,现在沟宽一丈多,探营都费劲了,六百里加急往返要四日,还不算大祭司考虑的时间,打着五日算,这沟肯定就更宽了,到时候可能战马都跃不过去。
    这就是所谓的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泽国真就不是来打仗的,也不是诱敌出战,就是来挖界河的。
    武仁雄问道:“老弟,你在想什么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沟宽一丈了,战马驮着人能跃过去吗?”
    武仁雄答道:“歇足了能跃过去,要是从关口跑过去……估计够呛,你要说就你自己呐,我倒是有几匹好马,你随便骑,可要想让五百匹,甚至是五千匹马都跃过去,那肯定不成。”
    顾独又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其实就不必去探营了,连壕沟都过不去,还探什么探呐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你绕啊,你一边绕一边杀呀,杀一个不就少一个嘛。”
    顾独眨了眨眼,这倒是,不过这种方式,楚淑婷肯定不干,说道:“那我自己去,不带楚淑婷,明天起早就去,你给我五百骑射,一千匹马。”
    武仁雄点头,答道:“行!”
    第二天早起要走,楚淑婷拉着顾独的小手指问道:“顾大师,为何不带弟子同去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我就是去杀人,你要去吗?”
    楚淑婷迟疑了一下,问道:“那他们也会杀我们吗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当然会。”
    楚淑婷说道:“那弟子去,带狼群?;す舜笫?。”
    顾独略觉意外,说道:“可是关大师不让你去。”
    楚淑婷问道:“他又不是弟子的魂主,为何要管束弟子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他是黄袍御魂师,比我跟你的魂主都要高一级,我们都要听他的。”
    楚淑婷问道:“那他若是让你们开关投降,你们也要听他的吗?”
    三人一同失笑,礼夏将她抱起来说道:“丫丫乖,先让顾大师去探查一下情况,下回再带你同去。”
    “哦。”楚淑婷答应,却依然眼巴巴地看着顾独。
    顾独也没再纠缠,转身走了。
    礼夏对靳岚说道:“你将来可一定得生儿子,女儿肯定跟你不亲。”
    靳岚脸上一红,嗔道:“要你管!”
    顾独领军出关,也不着急,慢悠悠地走,校尉不解,忍了十余里才问道:“大师,为何如此悠闲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一是节省马力,二是待日头偏西,届时我们向西奔驰,敌军若要射我,便要扬头迎上阳光,而我们偏身射他们,却不受阳光耀眼。”
    校尉抱拳说道:“大师神算!”
    顾独失笑道:“你这话过了,不过是我在围猎时被阳光晃过眼,所以才想到而已,日头东升西落,恒古如此,无需我算。”
    午时四刻,顾独距壕沟五里处传令下马休整,进食饮马,歇两刻钟,而后上马再行,近三里时,已见敌军忙乱,挖土的劳工纷纷爬出壕沟,向北逃去,只有弓弩手待在壕沟边,而且有盾牌手支起长盾,护卫弓弩手。
    顾独皱眉,果然是自己能想到的,别人也能想到,敌军早就防备着这种小股袭击,所以准备充分,完全没有便宜可占。
    顾独叹了口气,说道:“回去吧。”
    说完引军掉头,听到敌军齐声喊道:“远来不战!畏首畏尾!如此将帅!可活千年!”
    校尉皱眉说道:“大师,他们骂你是乌龟王八。”
    顾独斜眼看他,冷声说道:“我还真没听出来,尊驾如此博学机敏,只做个校尉,实在是太屈才了。”
    校尉一脸尴尬地低下头,拉了拉缰绳,离顾独远了些。
    回到关中,武仁雄一脸期待地问道:“如何?”
    顾独平淡地答道:“没打,离着还有二里地,劳工就跑了,敌方不仅有弓弩手,还有长盾,用骑兵对弓弩阵,中间还隔着一条壕沟,只能是自取其辱。”
    武仁雄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就是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行了,就等着界河引水吧。”
    顾独说道:“也未必,大哥,关中有多少弩弓?”。
    武仁雄眼中一亮,问道:“你还要去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我必须再去,否则不就让他们白饶口舌了吗?”

    巅峰御魂师精彩章节阅读

    第72章夜袭:第二天一早,顾独背着御魂盒和三天的水粮,带着一百名弩弓手出关,步行前往壕沟。
    楚淑婷望着关门喊:“这是第二次了!说好了带丫丫去的!”
    礼夏哄她:“丫丫不能去,咱们要等大祭司爷爷的批复。”
    楚淑婷不高兴地嘟囔道:“说话不算数。”
    近界河十里处歇息,此处已经进入草原很远了,树木稀少,顾独便让百名弩弓手分散开,躺倒在草地上休息,以免被敌军哨探发现。
    直歇到天黑,顾独才把人都叫起来,然后摸黑向界河进发。
    远方,火把的光亮极为显眼,泽国的劳工还在奋力挖土,顾独打开了御魂盒,将三百只魂军放了出来。
    前行到相距一里处,顾独挥手示意所有人猫下腰,分散着缓慢推进,至十丈处停下,所有弩弓手蹲伏于地,排成两排,前后交错。
    顾独指挥着魂军冲向了界河对岸的守卫,百支弩箭齐发,数十人惨叫着倒下。
    上弦的间隙,壕沟里的劳工惊慌着爬上北岸,又被顾独的魂军冲撞,百支弩箭再次齐发,又有数十人惨叫着倒下。
    顾独挥了下手,百名弩弓手一同转身,猫着腰原路往回跑,直跑出半里地才停住,然后顾独又挥了下手,百名弩弓手向西移动。
    顾独是这样算的,一人两壶箭,也就是四十支,一百人就是四千支箭,折一半,可以杀两千人。
    但是弩弓上弦太慢,所以一次偷袭只能射两箭,射完就跑,换个地方再射。
    要么你就别挖,要挖就得死人,一晚上射死你两千人,十晚上就是两万!然后就引兵出击,杀光你的人,烧了你的大营,看你们还骂不骂!
    走出二里多地,再次摸到近前,又射死百十来人,然后顾独又往西去。
    界河北岸火把通明,敌军派出了一营兵,一千来人,举着火把和盾牌跑向岸边。
    顾独抬臂握拳,百名弩弓手停下,顾独盯着那营敌军,见他们陆续下了界河,然后再从南岸爬上来,重新列队。
    顾独向后挥手,百名弩弓手倒退着往后退。
    敌军开始向南搜索,顾独抬起手臂,张开五指,百名弩弓手排成两排,前后交错。
    顾独的手又翻转了一下,前排弩弓手举起了弩弓。
    顾独等着,当敌军接近十丈时,顾独的手落下,五十支弩箭射出,惨叫声响起的同时,敌军将领高喊道:“在那边!放箭!”
    三百魂军冲了上去,后排五十支弩箭随即射出,然后前后两排交替着上弦发箭。
    但是敌军的弩箭也射了过来,瞬间射死了十几名弩弓手。
    顾独拔出横刀,喊道:“杀呀……”
    “杀……”弩弓手丢下弩弓,拔出横刀扑向敌军。
    一通砍杀,敌军溃逃,顾独喊道:“退!”
    所有人跑回来捡起弩弓,再次放箭,又射杀一批逃跑的敌军,然后顾独说道:“撤!”
    回到镇北关,天色已经大亮,所有人都是兴高采烈,虽然没有达到顾独预想的人数,但是杀了大半营的士兵,也算不虚此行。
    武仁雄极为高兴,摆下庆功宴为顾独庆功,关山月又是掉着一张马脸,在心里咒骂:该死的东西!跟楚琴一样爱出风头。
    礼夏说道:“师兄,明天我得跟你一起去,不能让你一个人把功劳都占了。”
    顾独笑着答道:“明天不去了,哪能天天去,那还不得让人埋伏了。”
    礼夏说道:“那下回带我一起去。”
    顾独答道:“那得看大祭司如何批复了,如果不让丫丫出关,你就不能去。”
    “哼!”楚淑婷一脸不高兴地说道:“你说话不算数,我的狼群都没用上!”
    武仁雄愕然问道:“什么狼群?”
    关山月也瞪着眼珠子看着楚淑婷。
    楚淑婷眼神闪烁地往靳岚怀里躲,靳岚笑着说道:“小孩子胡说呐,哪来的狼群,哨探天天回报,若有狼群早就报与大将军知晓了。”
    武仁雄呵呵一笑,他才不信靳岚的话,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细说,也不必追着问,说道:“来!顾大师,满饮此杯!”
    四天后,御魂司的公文到了,准顾独与礼夏便宜行事。
    礼夏将公文拿给关山月过目,关山月说道:“有公文便好,我也就不必再操这份闲心了。”
    顾独去找武仁雄,问道:“还打不打?”
    武仁雄兴奋地说道:“打呀!你使劲打,我给你请功。”
    顾独说道:“那倒没什么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你不要我还要呐,我是镇守大将军,你这战功也有我一份呐!”
    顾独笑,说道:“那你给我二百弓手。”
    武仁雄问道:“不用弩弓了?”
    顾独答道:“弩弓过于沉重,上弦又慢。”
    武仁雄说道:“行。”
    第二天临行前,顾独对楚淑婷说道:“丫丫,这是上战场,我是将军,你一定要听我的话,我让你做什么就要做什么,不许迟疑,更不许发问,明白吗?”
    楚淑婷答道:“弟子明白。”
    顾独又说道:“如果这次你出了差错,那我今后再也不带你出战,而且为了?;つ?,你的魂主也不能出战,明白吗?”
    楚淑婷答道:“弟子明白。”
    顾独又对从海和房实遥说道:“你二人不必携弓,每人背两壶箭,供给礼夏和靳岚使用。”
    两人同声应道:“是。”
    行到距界河十五里,看到远处有三名敌军的哨探,骑着马在游走,看来上次夜袭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,敌军也不敢掉以轻心了。
    顾独看到敌军哨探的同时,敌军的哨探也看到了他们,拨转马头就往北跑。
    顾独说道:“丫丫,让那三匹马回来。”
    楚淑婷盯着前方,敌军哨探的马突然兜了个圈子,然后往回跑,敌军哨探惊慌失措,使劲勒缰绳,但是战马即使被勒得扬着头,也还是往南跑。。
    顾独又说道:“丫丫,让狼上去把敌人吃掉,不要伤害马。”
    几十只狼从远处奔了过来,将三名哨探扑到马下,而三匹马跑到了顾独面前停住。

    巅峰御魂师小说推荐

    寄君一曲,不问曲终人聚散。灵异恐怖小说《巅峰御魂师》看到这里不知道书友们可否喜欢呢,收藏并关注本站,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吧!

   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    立即下载广告
  • 两千年前岩画现身三江源通天河流域 2019-04-24
  • 山西查处环境违法“百日行动”见实效 2019-04-24
  • 经常抽烟喝酒吃辣椒 小心患上消化性溃疡 2019-04-06
  • 充电桩分国际、国内,武大的管理真有水平(原创首发) 2019-04-06
  • 重攻轻防 阿兹特克雄鹰能否摆脱"16郎"尴尬 2019-04-01
  • 如何看待特朗普金正恩联合声明?这是最新解读 2019-03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没兴趣跟你扯了,智商达不到,再怎么说你也明白不了。 2019-03-17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3-16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16
  • “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”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“洋奴依附之心”,“崇洋媚外之骨”,“汉奸文化之瘤”,这些人利用“和谐、包容”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! 2019-03-14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3-14
  • 萌哭!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-03-07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03-03
  • 中国警察被要求自觉接受监督 习惯在镜头下执法 2019-02-25
  • 德阳出土“陀螺骰子” 疑是麻将骰子2000岁老祖宗德阳陀螺骰子 2019-02-25
  • 彩票GG天津时时彩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中彩网 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 加拿大28和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彩票投注侠可信吗 500彩票网在线客服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北京赛车投注站 幸运28彩票 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每天开奖号码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统果 北京pk10九码为什么输 幸运28预测 排列五走势图彩票两元